开启左侧

大唐女子图鉴

[复制链接]
家和万事兴 发表于 2021-1-12 17:34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如果给现代女性一个穿越回中国古代的机会,大概率的女人会选择唐朝。肉感胜过骨感的主流审美,足以展现出一个王朝的气度和对女性的善意。
最近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破圈刷屏,本周4集更新完毕,唐妆横扫热搜。
檀棋、鱼肠、闻染、许鹤子、王韫秀、丁瞳儿……她浓妆艳抹、她袒胸露背、她身手矫捷、她心狠手辣、她肆意张扬,她们构成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女子群像。除了丝毫不输张小敬、李必联手救长安的热血沸腾,这些大唐女子的爱恨情仇、自信飒爽更令人神往不已。随着剧情徐徐展开,女性角色的光彩成为长安盛景中最为鲜亮的存在。
1.檀棋
一个集美貌、机智、担当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。虽然身在奴籍,却有大义。十四岁成为李必的婢女后,与李必一起长大,不仅照顾起居,两人更是知己。所以当李必抗上查案时,由于担心牵连,即刻就要给予檀棋自由之身。但檀棋却果断做出选择,就算随李必入刑遭发卖,也要和李必共命运。
“公子做了选择,檀棋也做了选择。”
对于张小敬,虽然嘴上骂着“登徒子”,但檀棋显然敬佩他是条汉子,最近剧情中,为了营救张小敬,檀棋更不惜假扮右相心腹,深入虎穴。即便事情败露,为了让张小敬免于酷刑,檀棋更在火炭上起舞。嘴上否认,最是情深意长。
檀棋的身上还有一种难得的女性觉醒。对于李必的情感固然深厚,但张小敬才是她感情的启蒙者,一个“登徒子”看似无理的撩动,反而点名了檀棋的不同,也让檀棋逐渐正视内心情感,甚至主动表达。
檀棋的美让剧中所有男性无法忽视,但恰恰是张小敬透过美貌,看到了檀棋硬核的精神。张小敬与檀棋,身份迥异,但灵魂平等。一个开放包容的社会,不仅需要女性的觉醒,更需要男性跟上女性的步伐。
2.鱼肠
鱼肠,上古名剑。专诸鱼肚藏剑刺杀吴王僚,是为勇绝之剑。一个女人,抹掉了本名实姓,将自己命名为刺客之剑,背后的狠辣决绝可见一斑。
当年,一把剑改变了一个国家的命运。作为女人的鱼肠,尽管通过短发、黑甲等外在改变尽可能剥离女性柔美的性征,但这个人物显然还没有脱情别爱。对外,她是隐去了性别的女杀手,手起刀落、毫不留情。但真实的鱼肠,却对龙波暗生情愫,连与龙波举止亲切的闻染,也嫉妒到痛下杀手。这样一个偏执的女人,除了强大的气场、绝顶的武功,是否有些过于“恋爱脑”?
“我是对你有用的人。”
恰恰是这份嫉妒,让鱼肠这个人物不再是简单的杀人机器,爱情让她“活了”过来。鱼肠说,每为龙波办一次事,就要拿掉一个铜板,十个铜板都取下后,两人也就再不相欠,但这铜板何尝不是二者之间的羁绊。很多人也许会认为,如果鱼肠也如龙波一样,为了一个信念进入长安危局,又刚又狠的女人才是“独立女性”。但剧版有了“欲望”的鱼肠恰恰打破了男性视角下,女人扁平化的固有形象。
鱼肠是刺客,也是传统意义上的“侠女”,而中国古典文学中的“侠女”正是在唐代达到了井喷,嫉妒和欲望均强大的鱼肠,其实给部分男性观众带来了一些不适感,因为她的存在打破了男人的“绝对权力”和“绝对控制”。比起全面回归家庭、温顺娴静的宋代女子,这个心狠手辣、爱妒皆炽热的唐女鱼肠,正应了那句“美人如玉剑如虹”。
3.闻染
闻染在前12集中是有点“招黑”的存在,因为如果没有她推波助澜、从中协助,长安这场危机也不会展开得那么顺利。一个唐朝女子,为什么要帮助狼卫,破坏家园?剧情展开后,观众看到了父仇难报的恨,看到了心上人深陷死牢的忧。
对于闻染来说,长安不值得啊!
但若从张小敬的角度来看,他拼了命也要保卫的长安,恰恰是为了闻染,作为第八团留下的唯一血脉,让闻染在长安享受这盛世繁华,值得张小敬用命来守护。
在闻染这个角色上,龙波与张小敬两股矛盾的力量在正反拉扯。一个忙着破坏,一个忙着保护,最终都是为了闻染。要知道,在这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,一出场就领盒饭的焦遂老爷爷,都是和贺知章、李白一起论交情的“酒中八仙”,剧中声震历史的大人物更是随处可见,但谁能想到,这场大阵仗的“缘起”,竟然是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香铺小老板。
创作者将如此重要的地位给了闻染,不仅是对女性的尊重,更阐述了一种朴素的人本主义思想
长安有一句台词:大鹏展翅九千里,它看不见地上的蝼蚁。
李必一开场也曾问到“蚍蜉”与“鲲鹏”,哪个更大的问题。是的,青史留名的都是帝王将相、大才子、大人物,但人类社会的向前推进,每个身处其中的小人物都算数。
剧中,闻染亲手调制的降芸神香能够勾起人内心最深处的恐惧,这个女子是故事的源动力,她的发明更照见人心。
透过闻染,我们看到了盛世之下的反思。
4.许鹤子/丁瞳儿
大唐第一女DIVA许鹤子女士的花车battle现场足够震撼,当街PK,胜者官军开导,围观粉丝报之以丝巾、鲜花、瓜果,风头无两。大唐追星现场,疯狂不输今人。
“不若天公见玉女,大笑亿千场。”
许鹤子的妆容、服饰、歌喉之美无需赘述,但难得的是这一选角的气韵风度。严格意义上来说,许鹤子并不年轻,但恰恰是阅历让她的歌声多了内容与故事,“白日何短短,百年苦易满”,李白的《短歌行》中的万千沧桑,通过许鹤子的演绎,让喜庆节日里的长安市民,泪流满面。
当弟弟被狼卫捉走,是张小敬救下了许歌,对于许鹤子来说,张小敬是恩公。决议为英雄传名的她,并不因张小敬的死囚身份有所顾忌,有恩必报的长安女子,许鹤子算一个。
葛老手下的丁瞳儿,十七岁被定亲的男人卖入平康坊,一个注定悲情的女子,却在书生的爱情中获得了解救。
“你说我的眼睛格外亮,是因为看见了你。”
怎奈真心错付,书生最终在光明自由和黑暗死亡间选择了前者。被辜负的女人,丁瞳儿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,但剧中设定情死,心却未成灰。
提起古代青楼女子遭遇薄幸书生的故事,《杜十娘怒沉百宝箱》算是传播最为广泛的一篇,这个明代通俗小说家冯梦龙编写的故事中,杜十娘最终万念俱灰,沉箱投江。但《长安》中,丁瞳儿最有力的一句话就是“别杀我”,顺便还为自己赢得了住所与奴婢。
是的!只要活着就有希望,为什么要为了别人的薄情,折损了自己宝贵的生命?长安中的大唐女子,纵被无情弃,不能羞。
在中国男尊女卑的漫长历史中,唐朝的女子如同“异类”,高端有武则天加封女皇,掌握国家权力50年,成就了中国古代女性反转男权的绝对巅峰;中如公主、女文官、女将军,她们享受着与男性近乎平等的社会地位,婚姻上也拥有了更多自主权,公主再婚并不少见,太平、安乐等“网红”公主更曾几度再嫁。而平民阶层,女子也并非宋朝后倡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女子逛街游玩、打球骑马,身穿男装,也是不亦乐乎。
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的女性角色,无论主角配角,甚至街上赏灯游玩的女子,一起构成了大唐气象。
作为创作者,为了让长安大街上每一个市民体体面面,化妆组拿出给主角化妆的认真劲儿对待那些一闪而过的路人,女群演的完妆都要3个半小时才能完成,这背后是致敬大唐盛世的初心。
唐人在精神上的开放,体现在女子的自由与奔放。试想,当一个国家一半的人口,不再屈心抑志,这个时代的文化、经济、甚至国力,注定会愈发繁盛。
长安的女子,活得张扬,活得漂亮。
公众号:花大钱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   手机:159.21.654321
    微信:159.21.654321
    合作:151.3.7654321
    座机:021-6868.2678
    
    培哲.顾问设计  
    每个项目都盈利  
  www.peizhe.com  
  文旅设计、创意、策划  
    三国浴乐园  
    三国明星梦工场   
  s.peizhe.com  
  三国主题文旅基地  
    唐朝生活馆  
    回到唐朝去快活  
  t.peizhe.com  
  穿越唐朝梦幻之旅  
  

  © 2016-2021 培哲® 版权所有 | 沪ICP备14047490号-1 | 沪公网安备 31010802001330号 | 

返回顶部